财经电子版


飞来飞去的风景

本报记者 刘恒涛 2008-5-15 20:03:07

  

  “在飞机上看大洋,只有蓝蓝的一大片,但镶嵌在其中的岛屿倒是会有一些不同的样式呈现。那些灯光浓烈的城市,在夜航的飞机上看来也是相当有趣。飞机上看山水道路都是很小的,禁不住想到人类真的是那么的渺小。”

  对于一些企业老总们来说,飞机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这些人因为经常在各地甚至各国间飞来飞去,更是被戏称为“空中飞人”。无论喜欢与否,飞来飞去已经成为这些人的生活方式。

  处处皆生活,飞机上的生活也是生活。

  袁岳的机上邂逅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的董事长袁岳,是一位地道的“空中飞人”。翻开他的公文包,笔记本电脑、手机、手机充电器、酒店入住卡、飞机票、身份证、自己的和他人的名片……花花绿绿的卡片填满了皮包。这个时刻准备出差的人,随身用品从不离身。

  袁岳给自己做了一个统计,统计显示,2006年他乘坐飞机的次数为77次,2007年乘坐飞机的次数则达到了88次,平均一个月要乘坐七八次。“没想到自己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在飞机上。有的时候有人问我总部在哪?我开玩笑地说,在飞机上呢。”

  换登机牌、安检、对号入座,之后就是座位上的闲暇时光。在飞机上最现成的就是窗外的风景。袁岳说,坐飞机可以看到很多独特的风景。“最经常看到的是云景,飞机巡航高度都在普通云层之上,所以在那样高度上才真正是万里无云的,完全的阳光、单纯的月亮。傍晚时分就可以看到天际紫红的宇宙色,但白天俯瞰的时候可能看到云呈絮状、呈波涛状、呈山头状、呈流丝状。”

  让袁岳印象最深的是有雷暴雨的前后,他觉得那时候云彩的组合非常多样独特,有些造型甚至是见所未见。“在飞机上看大洋,只有蓝蓝的一大片,但镶嵌在其中的岛屿倒是会有一些不同的样式呈现。那些灯光浓烈的城市,在夜航的飞机上看来也是相当有趣。飞机上看山水道路都是很小的,禁不住想到人类真的是那么的渺小。”

  “风景看倦的时候,与邻座聊天或者自己捧本书看也是不错的选择。”因为大部分时间乘坐的是商务舱和头等舱,袁岳认识了不少“大”人物。“我曾经在飞机上碰到过西藏自治区的书记热地、广东省的省长。有一次遇到四川省军区的一位司令员,他给我讲了他们在朝鲜参加志愿军入朝参战纪念活动提前订吃饺子计划的事情。”

  飞机上空间封闭,大家都没什么事情,如果主动与其他人开起一个聊天话题,其实不难接上头。袁岳在飞机上就因此认识了一些很特别的朋友。“我在飞机上认识过一个很有意思的伊朗的大夫,他邀请我去德黑兰的时候一定要找他;我还结识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画家,并且还去看过他在休斯顿的画廊;有一位十年前在飞机上认识的领导秘书,现在成了来来往往不见不爽的兄弟;我在桂林机场还认识了有一位背着背包走天下的大学生小朋友。”

  作为东方卫视《头脑风暴》节目的主持人,袁岳还常常会在飞机上遇到自己的粉丝。他们会热情地打招呼,拍照,要签名,换名片,把飞机上的气氛搞得很热闹。袁岳说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他碰到一位观众,一副跟他很熟悉的样子,自己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对方是谁,但也不好意思说不认识,两个人聊了一路的故事,直到最后他也没有记起来他是谁。而如果赶上飞机的地勤与空姐也看过他的节目,“服务规格一般均有提高”。

  虽然在飞机上遇到这么多有趣的人和事,但对袁岳来说,乘坐飞机有相当一部分时间他选择休息。

  飞机上的“天蓝色”

  在作家王朔的小说《空中小姐》里,有这么一段话:当一位体态轻盈的空中小姐穿过川流的人群,带着晴朗的高空气息向我走来时,尽管我定睛凝视,除了只看到道道阳光在她美丽的脸上流溢;看到她通体耀眼的天蓝色制服——我几乎什么也没看到。一位李姓经理人告诉记者,他少年时期最喜欢的就是王朔这部小说里面对空中小姐的描述。“曾经特别想娶一位空姐,只是没有机会罢了。”

  如果说机窗外的云卷云舒是一道风景,空姐则是飞机内的一道风景。飞机上的一切事情都要通过和她们的接触来完成。

  国内一家民营航空公司东星集团总裁兰世立挑选空姐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漂亮。“因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赏心悦目才有可能享受空中生活。”当初他还曾因此在民航总局的会议上受到其他航空公司领导的“围攻”。他说他在现场打了个幽默的比方:“比如说,一个空姐不小心把咖啡泼到了你的衬衣上,当你抬头看到是一个丑女时,你可能立马儿勃然大怒;但当你抬头发现是一美女时,到脑门的火立马都又下去了,甚至你还会幽默地说再泼一点吧。”

  兰世立的这个说法也许有道理,经常乘坐飞机的李先生就可以做他的佐证。李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以前在沈阳的时候,公司挨着北方航空公司,每天晚上下班,总有若干辆北方公司的班车停在那里,可以看到不少英俊潇洒的飞行员和美丽的空姐们。

  李先生第一次坐飞机是从沈阳飞汕头,从北京转机,他说他记得沈阳飞北京那段航班上发的零食是花生米,他一个不小心,把花生米洒了一地,“有个漂亮的空姐一粒一粒捡起来的,还帮我换了袋新的”。

  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李先生飞行的次数多了起来,也慢慢对空中生活习惯了。但是,对空姐的喜欢却是没有淡忘,有的时候,他还会趁着她们不忙的时候,在后舱上卫生间的空档的时候,和她们聊聊天。有一回从长沙回北京的路上,他和一位空姐聊了足有十分钟,觉得非常开心。“空姐有点像我的一个情结,在不妨碍对方工作的前提下,随便聊聊的确是非常不错的经历。”

  “我商务舱坐的很少,也算不上成功人士,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在飞行途中欣赏着漂亮的空姐,欣赏着她们的敬业、辛苦和温柔。所以,每当登机的时候,我会笑着和她们打招呼。”

  打发时光的办法

  1933年2月8日,一架崭新的银白色波音247型民航机载着10名乘客,在美国华盛顿州的西雅图机场呼啸而起,飞向蓝天。从此,现代民航客机诞生了。这架波音247飞机的巡航速度为每小时250公里,航程780公里,飞行高度为5600米。它被用于横跨美国大陆的航线,为世界航空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飞机作为交通工具已经发展了七八十年的时间,在服务和各项安全措施方面不断改进,但因为空中比较复杂的状况,一些小插曲还是会经常出现。

  袁岳遭遇过的最严重的气流是感到飞机生生在空中往下掉了一大截。“还有一次气流非常严重,飞机的行进很像农村的拖拉机开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以至于最后到北京的飞机被迫到天津降落。飞机很少因气流失事,但严重气流最容易让人有失事联想。我以前每遇气流,重心不稳,感觉很差,后来发现紧紧扣紧安全带是一个非常好的对策。”袁岳说。

  对于空姐的服务,袁岳最满意的还是新加坡航空公司,“她们有一些主动的沟通和询问,会主动来问你需要什么,我们国内的空姐是你如果不找她,她绝对不会来找你。”

  对于机场的服务,袁岳觉得新加坡的最好,西欧北欧还可以,美国的比较差。“美国的安检比较严格,而且机场基本没有什么服务。他们的餐饮业比较单一,主要就是本国的口味。”

  做IT业万先生每次出行,都喜欢定靠窗的座位。

  “如果你想清净并且看看风景,就定靠窗的座位。因为没有人在身边走来走去,不会有人打搅你的思绪或者睡眠。”除此之外,靠窗可以看到变幻莫测的风景在蓝天上,飞机上每一种的奇异状态都会存在。“有一次飞西伯利亚的时候看着窗外的冰川,感觉地球很神奇;飞乌鲁木齐的时候,是一路的黄土地;飞阿勒泰一路的沙丘;飞成都一路的层峦叠嶂;飞菲律宾一路的碧海蓝天……”

  袁岳有时候则会带本书上飞机。“航班上一般有一些不错的杂志与报纸,因为数量有限,如果你没有先拿到可以等别人看完了大胆问别人要。不过我建议还是带两本比较轻松的读物在身边,而且旅客能从你看的书大致就能判断你的品位,甚至会影响他们主动与你交往的意愿。”

  常常在飞机上休息的袁岳,对于在飞机上睡觉也很有心得。“飞机上提供有几种可选择的音乐,透过耳机可以选择助睡的轻音乐,喝一点飞机上供应的红酒也有助于入睡。商务舱与头等舱当然可以让你舒服一点躺卧,如果在经济舱应该尽量选择前排与紧急出口旁的座位比较宽敞。”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信息搜索
财经时报一周排行榜
财经文画
2008年第23期
财经文画总第198期
日期:2008-11
1-12
 
财经时报PDF版

财经时报总第763
2008年5月29日
财经时报汽车增刊

汽车增刊第4
2008年5月8日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的各类形式(包括但不仅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的作品仅供用户参考使用。对于访问者根据本网站提供的信息所做出的一切行为,除非另有明确的书面承诺文件,否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形式的责任。
启 事
  《财经时报》上采用的部分图片、图表内容,无法同作者取得联系。敬请作者见报后与本报联系。
   联系电话:87762866
友情链接
| 新浪财经 | 搜狐财经 | 网易 | 金融界 | 北京农商行 | 中国资金管理网 | 塔塔资讯 | 新营销 |

联系我们 | 订阅中心 | 广告刊例 | 诚聘英才 

国内统一刊号:CN15-0070 邮发代号:1-120 海外发行代码:0701W 每周五出版 零售价:2元/份
采编中心、广告中心地址:北京东三环中路乙16号世桥国贸公寓5号楼 3~4 层 电话:010-87762866 传真:010-87762859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06027256号